Mar-Harkness

手工— 朱砂祥云和三通,青海料白玉

手工作业:少女粉十八子压襟

雪霜大珠珠,超七。

手工—深色烟紫,银矅爪爪

手工~雪霜,铜发,皮绳

脑洞段子 独角兽Q

Q没有回到浪花里,不仅他自己,他知道还有那么几个或者几十个同族也悄悄留在了大陆上。要知道,他还是个幼体,没见识过纷繁的人类,世界几百年关在水里也够了,为什么还要回去呢。他远远的看着银白色的同族姐姐和王子告白,金发,他想,我们总对金发没有抵抗力。

00Q脑洞

后知后觉萌了00Q,缺粮缺得五内焦渴。。。
在随缘搜索,挖了40页的坟。。。还是饿。
简直想自割腿肉。

一个脑洞,如果Q是独角兽~身份隐匿在MI6的重重科技设备之后,做一个军需官。结识了与纯净古典美少女相去甚远的大英特工Bond先生,然后诸如此类。。。现原形神马的。
BONDLOCK,麦哥卷福打个酱油什么的。,而且非常的神奇动物在哪里。。。

细节有了,大纲还没想好。千年懒癌不知能不能写出来。。。sad

【HP】【HD】Nowhere men Chapter 22

Chapter 22  Somewhere

你知道么…在麻瓜文学中,有个‘漂流’母题:一个家伙生下来就被放在篮子里顺流而下,或扔在森林、旷野…总之任其自生自灭。然后偶尔有人看见 ,就把他拾回家去。但这没用,他长大了还是得顺着“水”漂走,即使没有篮子……活得稀奇古怪,四处漂荡,无处容身…这是他的命运…

孩子……有一种人,我们叫他们 “Nowhere men”……他们四处漂泊,心也虚无飘荡、忧郁彷徨……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真正属于何方…不知何处是他们能够安心栖息的家园……

“整个世界都敬爱你……无数士兵愿意跟随你到宇宙尽头…”

“我不想去宇宙尽头…”安德说。

“那你想去那里?”

“我想回家”,安德想,“但我不知道它在那里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Draco站在窗前,只见外面一片暗沉的夜色。即使各种霓虹尽力闪烁,却还是被那浓厚沉重的墨蓝黯淡了光芒…

他脑中一片混乱:Harry苦涩自嘲的笑容,Dumbledore苍老沉重的叹息,还有那小小童书中男孩的悲伤和茫然…
纷繁的语句在他头脑中回响着,冲刷着Slytherin 早已疲惫不堪的神经。

而这一切烦乱的根源,却安静地坐在沙发一角,头冲着电视一言不发。Harry把电视的音量关掉了,只茫然地注视着屏幕里麻瓜电视剧的字幕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自破巷回到公寓以后,他们没有一人开口说话,都静静的各想心事。这一天发生的种种太过突然、太过冲击了:
金探子、箱子、爆炸的公寓、Ewreho Nemn,然后是……Nowhere Men……

二人都告诫自己必须冷静一下,努力消化掉今天的一切,然后做出最佳的应对。

此时黑发Gryffindor坐在电视前,低垂的额发掩住了眼睛。电视的微光映在黑发上闪闪烁烁,没人知道那幽深的绿眸中沉淀着什么样的情绪。

一只香烟在Harry指尖静静燃烧,在昏暗的房间中缭绕出缕缕半透明的轨迹,也将黑发青年笼罩其中,似幻似真。

Draco不知Harry从何时起开始这种毫无益处的麻瓜恶习。他只觉得在那淡色烟雾中,黑发Gryffindor那么沉寂,仿佛已不存在于现实之中。

他知道Harry在思考,思考七年前所经历的一切。一种深重的悲哀和困惑笼罩了他,为“活下来的男孩”所不得不面对的事情而黯然神伤。
金发Slytherin叹了口气,微微皱起眉头。他有些颓然的闭上双眼,然后又缓缓睁开。

再过两三小时太阳就会升起,照亮这个混沌杂乱的麻瓜城市,然后Draco会听到一个答复。

但是… 他抿紧了形状美好的嘴唇,心中有了决定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电视里重播的麻瓜连续剧还在继续,Harry有些惊异自己在此种混乱时刻竟还有心思去留意电视的剧情。为此他不由觉得有些好笑。

Harry记得Anna很喜欢这部连续剧,现在正播的似乎是前面几集:

倒霉男Ross好不容易约到一位美女共进晚餐,却在餐馆中遇到了自己已经离婚的、现在是女同性恋者的前妻。美女莫名其妙地生气离去后,Ross和前妻坐在一起言谈甚欢。他忽然想扔掉过去那些倒霉的经历,和前妻再在一起,重新开始。
“把它们都放在一边!”Ross用一堆调料瓶象征现实状况,然后将它们扫到旁边,“我们可以假设它们不存在。不去想它,从新开始。”

“Ross”那个金发的女子只是温柔的对他微笑。

她指了指被推到一旁的调料瓶,“你把它们放到一旁,可它们还是在那儿…永远在那。不会因为你故意忽略而不存在…”(注1)

茫然地看着屏幕上有些灰心泄气的Ross,Harry脑中翻滚着的却是其他无法回避的事情。他仿佛又听见Dumbledore苍老的声音:

你要离开魔法世界……抛下使你痛苦的一切、你所牵挂的一切,想到“别处”去……

但是,你也总归要正视自己真正的内心……

这么多年过去,你应该明白某些意义......

是的,现实就在那,过去也仍在那。那些鲜血、那些墓碑…那些痛苦和悲伤也丝毫没有消失、减淡…

从推开笔录室大门,见到灯下苍白的金发青年开始,一切就如荒诞的梦境一般,把他精心维系七年的平凡生活一举打乱。

Draco在冬日的暮色中落到New York,然后引领着Harry走上了一场过去之旅。自己所刻意远离的、抛在脑后的记忆又被尽数摆在眼前。那么,继续逃避、或闭上眼睛,自己就又能回到平静中去么……

香烟渐渐烧到烟蒂,灼热了Harry的手指。他模糊的笑了一下,又点燃一支。

在向上升腾的丝缕烟雾中,Harry看到Draco正站立在窗前,专注地望着外面逐渐浅淡天色。
金发Slytherin背脊挺直,身形修长而单薄,淡金色的发丝上有着一抹冬日晨光的冷瑟。那抹孤独、倔强的身影仿佛已这样静静站立了许多年,也许在Hogwarts某个塔楼的窗前,战争时他俩曾经的房间……

想到这些,他心里不禁泛起丝丝酸楚。Harry回忆起很久以前他们敌对争执不休的少年时代,还有互相依靠着、温暖着的战时岁月,恍如隔事。

在那无尽的惨烈、苦楚和悲哀的间隙,他们只有在彼此的身边时才能感到温暖和安宁…

Draco意外降临到N.Y的这段日子里,虽然两人矛盾不断,彼此又戴着冷漠的外壳防卫着自己的内心,可Harry还是感到了那久违的、真切的感觉,那种他无法否认的心意…

在这七年里,他确实过上了自己所“希望的”美好的生活:有慈爱的父母,热情的朋友,惊险刺激的工作…但还是难以摆脱某种飘忽的、彷徨的感觉。直到这几天,他忽然有种真正的、踏实的感觉,心好像回到了胸膛,又开始跳动,不再是无所凭依的虚无。

电视还在播: Ross正在笨手笨脚地向Rechel表示自己的心意,可总是乌龙百出,弄巧成拙。Monica神经兮兮的,正装成只有20岁,和小她好多的男生谈恋爱……

Harry对着屏幕里那一场场闹剧笑了笑。
他闭上眼,细细体味着烟草的余韵。天亮后他会做出决定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沉沉的暗蓝逐渐消逝,天空开始一点一点泛起苍白浅淡的灰色。
各色招牌上的霓虹还在,但在寂静苍白的晨光中益发显得惨淡。
一抹柔和的玫瑰灰色浮现在林立的高楼尽头,夹杂着几分金黄。景色诡异却奇丽。
又是一个N.Y的早晨。

静静望了天空一会儿,金发Slytherin从窗前转过身来,直视着眼前黑发的Gryffindor。他依旧保持着高傲冷漠的神情,但那灰蓝色的眼眸深处却浮动着某种意义不明的微光……

Harry抬头望着Draco,从纤长的身形,到淡漠的面容…..他忽然觉得这时的Slytherin是那么美,但却美得让人心碎。

“那么,天亮了。”Slytherin缓缓开口,“…是该谈一谈的时间了。” 声音清冷,没有一丝情绪。

“是的…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了。” Harry把玩起指尖的香烟,平静地抬眼看
着对方,“关于Hogwarts……我已经想好了,我…”

“我并不为此担心。”金发Slytherin打断了Harry的话,用对方所熟悉的、那种拖长了腔调的傲慢语气说,“ 当然……Harry Potter——‘预言之人’、魔法界的救世主。你那迂腐无聊的英雄主义和责任感,自然不会放任你对一团乱的魔法界和Hogwarts放着不管,即使不情不愿。 这一点,我很清楚。”

满意地看到对方脸上泛起苦笑,Draco不紧不慢地继续,“毕竟…Ewreho Nemn, Nowhere Men……Dumbledore指定的救星就是你了。麻瓜们说什么来着…‘能力越大责任越大’…”(注2)

“但是…”

高傲的冷笑渐渐从Draco脸上消失了,他深深注视着Harry。

“你的心不在魔法世界,而那些痛苦还在。就算解决了眼前这个危机,过不了多久…你还是会在哪天消失得无影无踪…谁也留不住你……”

金发Slytherin望着Harry渐渐动容的面庞,一字一句地说:
“所以…你不用不情不愿地跟我回去。这样即时工具性的救世主,我.不.需.要。”

Harry有些难以置信。Draco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纽约,就为了找到能够恢复Hogwarts恢复Slytherin的人,他也一直希望自己同他一起回去。现在那个Ewreho Nemn就是自己了,可Draco竟无比认真地表示不需要自己回去…

“那…Hogwarts和Slytherin怎么办…”他愣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。

“……”

冷漠地嗤笑了一下,Slytherin笑容有些惨淡虚无。他低垂着眼睛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…无所谓…我会回去,尽自己所能地去做。保护Hogwarts,保护Slytherin…直到最后……
现在我已经知道了Dumbledore的谜语。凭Malfoy的头脑,想要破解它并不会很难…..”

“所以…Harry…”
金发Slytherin深吸了口气,然后轻轻地说“经过这几天的事情,我已了解你离开的原因……远离了那些,你现在活得很好。我不想…再毁掉你这来之不易的生活。
所以…Harry…你该留下来…”

“但是...”Harry急切地想说些什么,却又被Slytherin打断。Draco直视着Harry的眼睛,灰蓝的眸子里深深透着的一抹哀婉却又甜蜜的色调。
“你听着,Harry...”他顿了一下。“一直以来我都想告诉你,关于Lucius的死...我从未恨过你...”

“所以,Harry...留在这里吧.”

Slytherin的声音渐低,几乎细不可闻“... Hogwarts、 Slytherin什么什么都无所谓…只要你能远离痛苦......只要你能幸福.....就留在这里吧”

对着Gryffindor深绿色的、有些哀伤的眸子,Draco.Malfoy在心底轻轻地说:

“因为…我爱你……”

TBC
注1:地球人都知道指哪个片子。虽然总是很多无厘头的搞笑和冷笑话,但《Friends》里偶尔也会有些令人伤感的情节…很喜欢Ross这段,但具体情节记不清了,凭记忆或许有出入…

注2:spider men。总觉得HP第6卷,罗林阿姨也在恶搞这个~~


最终回见


非常细腻的片子,冷峻、极度内敛、 貌似平缓实则静水流深 、暗潮浮动。。。刷了四遍,每每都有新发现,细节简直了。。。不过前提是先读过小说之后才能感到处处踩在了心上的感觉。现在回想一下,导演省略的暗示的蒙太奇的。。。有点不友好。

狗爹的史迈利先生不能更赞,脸叔的Bill马强的Jim不动声色的虐,汤老湿这回相当文艺青年,呃 金毛的BC看着有点奇怪。。。而且原著里的直男BG戏到电影里变...被出柜了。汗一个。还有康妮退休后待的圆场特务"育成所",在电影里改成了真.青少年学校,是什么情况。。。

但是但是,当圣诞节的场景穿插出现,结尾时La Mer的旋律响起......昔日繁盛,今日寥落,宛如幻梦。

马强叔最后在漫天金色落叶中的一枪,眼神特写长镜头,一颗眼泪缓缓流下面颊。。。对应着脸叔如血泪一般的弹痕。。。
真是擦了。。。次次看次次泪目啊。。。






LOFTERer:

锅匠,裁缝,士兵,间谍——尔虞我诈的间谍闷战

卡司强大到吓人,英国电影对于表演的追求真的是令人敬佩,奥德曼、费叔和哈迪等几位爷的表演也真不是白给。在这么一个情报机构捉内奸的戏码里,每个角色的一举一动,面部表情的变化都会影响到观众对于故事发展的感知和推测。在这方面,电影做的非常出色。

可是,作为谍战片,它又是如此的......独特,或者说,太冗长平和,get不太到紧张悬疑的点,即使最后顺藤摸瓜抓到了内鬼,也没有给人太意外或者印象深刻的地方,额,也不完全是没有,费叔眼下的那一枪......


【HP】【HD】Nowhere men Chapter 19

Chapter 19  Case
 

“什么..在哪找到的?”

“不,我只是说有消息了。”
 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    一时说不清。具体到车上再说吧。”

皱了皱深色的眉毛,Harry表示不愿多谈。他不耐烦地歪歪头,示意Draco马上回屋子去,不等对方追问便转身离开。

金发Slytherin疑惑地跟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二十分钟后,Harry和Draco已经收拾停当站在了Abrams门口。

“儿子,加油过活! 有空就常回来看看我们两个老家伙。”Abrams老爷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手里提着妻子包好的各式点心。“这些带回去吃,Brain那小子不也总念叨Abrams家的独门曲奇么?”

“好的,爸爸.”

Anna则一如往常拥抱了黑发青年。她仰起头,伸手替Harry整了整衣领,暖绿的眼眸中温柔无限…

“保重,Andy…”望着Harry的眼睛,Anna轻声说道,“love you,my son…forever…”

从母亲和缓的语声中Harry听出幸福和伤感两种相悖的情怀,他微微感到疑惑,张嘴想要说什么,却被Anna用恬然笑容安抚下来。

“再见,妈妈。”于是儿子唇角上弯,轻轻告别。

   站在汽车旁边,Draco看着一家人的“亲情告别”,脸色冷淡疏离,仿佛置身局外。但那灰兰的眼眸中却微微暗沉下来。不过那只是片刻而已。
   当Anna转过来向他说再见时,Slytherin早已恢复了Draco.Malfoy一贯的从容淡漠,彬彬有礼地表达了谢意。“再会,Abrams太太。非常感谢你这几天的盛情款待。”

“哦,Draco…你太客气了…”绿眼睛的妇人轻轻摇头,走到金发青年面前。随后她作了一个令Slytherin极为无措的举动——亲吻了他的额头…

像母亲对她小小的孩子那样,满是温暖与慈爱……

Draco一时之间有些僵硬,但最终放松下来。他低垂着眼睛,掩去眸中苦涩的笑意,很轻柔的说“好吧…Anna,再见了…”

   后者白皙的手指抚上他头顶,温柔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低喃“孩子,保重…无需再伤怀…你们终将不再飘零…”

    Anna含糊莫名的句子令Draco迷惑不解,但年长妇人轻如蝶翼的吻更使他内心柔软而酸痛……

对母爱的希翼……自Narcissa死后,Draco早就冻结了自己心脏的这种功能。他呆呆地看着Anna挽着Albert的胳膊向他俩挥手告别,然后木然跟随Harry坐进汽车。

    白色房子在视野中逐渐变小、远去、最终消失不见。巨大的橡树也在夜色中失却了轮廓。但Draco脑中一直回荡着Anna最后玄奥的祝福,他百思不解、久久无语…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 汽车上了公路,沿途路灯的影子一个一个从车窗划过,苍白而眩目…宛若寂然逝去的流星。沉沉的夜色从车窗侵进Slytherin的灰兰眼眸,幽暗中又闪烁着点点冷晕…

    花了些时间整理好思绪,Slytherin恢复了冷静淡漠的神色。他转头对着Harry开口:“Anna……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她…”

   黑发青年方才一直凝视着前方不语。听到Draco的提问,他似乎从自我意识中惊醒过来,稍稍加快了车速。

“她应该不知道。毕竟我已没有任何魔法…但是,我总觉得Anna似乎能隐约察觉什么…因为对我的过去、我的突然出现她从没有任何提问,自自然然就接受了我的存在…”

“你确定Anna不是个女巫?”Draco心里忽然泛起疑虑。

“哦,这可没准…她的第六感确实准的可怕…”Gryffindor戏谑一笑“Anna 6岁就随家人从爱尔兰移民到美国了。Hogwarts大概没来的及寄出入学通知书…”

“………”
Draco一点也不觉得Harry的玩笑有什么幽默。他没告诉对方Anna最后含混不清的话语。

“那么,现在说说那箱子到底怎么回事…”

沉吟了一下,Draco转移了话题,打算先处理眼前最紧要的事情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边讲述,Harry一边回忆着傍晚那个突然而来的电话……

“喂,老伙计,假期过的怎样?”从Albert手中接过的听筒里传来“金刚先生”爽朗的嗓音。

“还不错,怎么?又来向我老爸汇报Andy.Abrams近期活动信息?”

“呃?你怎么知…哪的话! 咳,是这样的。你那个奇怪的亲戚还在麽?”

“……在。你问他干嘛?”

“他不是被抢了个箱子麽?”

“这么说…你们找着了?”

“开玩笑! 在纽约被抢的包成百上千,怎可能一个一个去给他们找。但是…好家伙,猜猜怎么着,这实在是太古怪了!”

“别兜圈子,到底怎么回事!”Harry忽然失去了闲聊的耐性,声音冷了下来。

于是话筒那头也终于严肃起来。

“我说Andy,这真他妈有点邪门。刚刚在17区巡查,总机传来报警说附近有爆炸事件。结果我赶过去时现场只有两个满脸是血、“嗷嗷”叫的小子。破公寓炸没了半扇墙,可是没有任何火药、炸弹之类的痕迹,只有屋里一堆“碎渣”——都是没来及处理的贼藏。妈的,两人是干打劫营生的混蛋,还未成年!”

“我把两人带去治了伤,接着就让他们做笔录。给了几下子两小子才招供,但都晕乎乎地胡说八道…可是…”

“俩人说他们一伙子人前几天出来抢,弄回来的“货”里有个箱子怎么也打不开。因为箱子很沉,所以他们觉得里面肯定有‘硬货’…但甭管你怎么撬都打不开。今天这两小子拨弄急了,于是干脆想用电焊枪烧开解气…”

“结果呢?”一阵静默后,Harry开口。

“结果他们说:箱子发着红光飞到半空到处乱撞,然后“砰”的发出爆炸的声音…再然後他们就被炸伤了,再再然后箱子就凭空消失!蒸发了!!!”

“我当然不信!可问了半天,真的不像在扯谎,俩人也没神经错乱…身上的伤也是真的。而且,屋里分明没有炸弹火药之类的残余成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后来我让他们回忆箱子是从哪抢的。他们招供说,因为这箱子还有个哥们‘折’进了警局,所以记得很清楚。当时跟他们纠缠起来的那个物主,衣着古董、浅金色头发、面色苍白、言辞诡异……这不就是你那个亲戚Mal…Malfoy麽? 时间、物品也对的上。 像他那么古怪的家伙,我想全纽约也找不出第二个了…

“我说伙计…箱子会飞?会自爆、凭空消失?那个Malfoy真有点邪门……
哦哦哦,不会吧!!!难道《X档案》那片子都是真的?你表亲是外星人??? ”

“……”

“Andy?Andy??? 怎么一直不出声?你还在听么?”

“……是的…我在…谢谢你Brain。我这就回来......具体情况我到局里跟你问清楚,你今晚值班对吧。”

“哎? 为什么?还要找么?Andy,那个箱子到底有什么古怪?你说一会就回来,就为这事? 喂?喂? ”

Harry扔下话筒,无视父亲满是疑惑的审视,飞快走出屋子去找Draco。

然后…一种久违的、汹涌的力量忽然自他身体中重现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听过Harry复述后,Draco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皱起淡色眉毛,“Merllin啊…那帮没有脑袋的麻瓜…一定是他们的野蛮举动使箱子上的魔法有反应了…这下可好,箱子自己消失了。但这也太奇怪了。无论如何它很重要,我们得把它找出来。”

Harry没继续讨论这个问题,只是默默开着车。

最终Draco发现车子停在一座呆板乏味的建筑物前。那是金发Slytherin曾经浪费了一个下午,并重遇Harry的地方——警察局。

“为什么又回到这个恶心的麻瓜地方来?”Slytherin皱着眉冷冷地问,很显然,他对这幢建筑完全没有好感。

“得啦,Draco。你不想知道有关箱子的详细情况麽? 我们应该仔细问问Brain.”

定定地注视黑发Gryffindor半晌,Slytherin脸上渐渐浮起轻蔑的冷笑。

“Abrams先生…您真是位合格的麻瓜~~~通过询问‘金察’来寻找东西…对于一个巫师来说…”

“根.本.不.需.要.”

他优雅地抽出魔杖,在Harry想要阻止前念动了咒语。

“Accio!!!!”

“哦,不。   Merllin…”Harry无奈地叹气“这里是麻瓜聚居地!你打算让一个大号衣箱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过来?”

    “我承认这种方法比较简便”Gryffindor接着说“凭你现在的魔力,全纽约的箱子都飞过来也不足为奇。但是...”

Slytherin没有理会,只是淡漠地站在车旁抱臂等待。

在黑夜的霓虹中,金发青年孑然独立,冷傲地倾听着四周呼啸的风声……

   因为他知道:Harry虽然恢复了魔法,但根本无意使用。
   不过,自己的魔力已经足够。他全然恢复的魔力,即使在魔法世界也算是极为强大的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白魔法之Slytherin” ——Draco偶尔为自己身为Slytherin,却以精通白魔法而声名远扬暗暗自嘲。但他确实一次也没用过Arvada,即使曾是Hogwarts军事参谋......即使在人人彼此杀戮的战争时期……

因为他没有机会…

Accio的咒语逐渐蔓延开来......
Draco望着魔杖尖端淡淡的魔法光晕,一时思绪万千……

Dumbledore曾说Draco太过纯粹,不适合接触源于黑暗的黑魔法…
Harry则默然无语,却总在战斗时暗暗保护着Draco,让他没有任何动用Arvada咒语的机会…

是的,强大的白巫师——Draco.Malfoy…

一个纯血Slytherin,食死徒的儿子....多么讽刺

仅仅一个简单的召唤咒,Draco也能轻易地让它遍及整个城市,找出想要的任何东西……只要甩甩魔杖,任何特定的物品都会飞到他手心中——即使是一头大象…

他细致地在脑海中描画那个衣箱的每个细节——形状、体积、颜色、把手处的暗沉布帛…

然后静静等待着那个神秘箱子的出现……

一分钟.两分钟……

魔杖顶端的魔力越放越多……Draco确定整个曼哈顿,甚至整个纽约都遍布了他的召唤魔法………

但是…

五分钟过去了…

什么也没出现!

TBC

ps:旧文里本来有个原创人物,虽然着墨不多。不过现在想,没有应该更简洁些。所以这回顺手去掉了。。。